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新闻资讯 下载中心 客户服务 联系我们  
 
  公司资讯
   
  • 法官思维是怎样的思维_
  • 读完sicp后应该做些什么
  • 高二突然成绩下降怎么办
  • 从分裂到统一法国为什么
  • 关于乐队Blur和Oasis的成员
  • 宫保鸡丁怎么做比较好吃
  •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上海嘉信通讯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逸仙路1321弄1支弄12号
    邮编:200439
    电话:(021)65915559

    销售一部QQ:986804202

    销售二部QQ:1649292456

    联系人:叶凡
    传真:021-65915559

    邮箱:shjxce@126.com
    网 址:www.jxce.com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方文山与林夕的歌词比较各有哪些特点

    2019-12-03 14:46:02

    蟹不药,虽然问题已经提出很久了,但仍分享一篇我很久之前写的文章:惊艳你的时光,温柔你的岁月——文山、林夕、李宗盛合评随着陈奕迅歌的流行,网络上言及林夕必提方文山,而方文山也一直是被贬低的对象,现在网络上黑方文山已然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只要你黑方文山你的逼格就高,所以将方文山踩得越低越好,随便拉两个词人出来表示:XXX比文山那种只知道堆砌辞藻的高多了,又李菊福又逼格高,本文意在给方文山平反以及赏析林夕、李宗盛的歌词。先摆观点:方文山的水平比林夕、李宗盛低一个档次,在华语乐坛属于绝对的一流水准。若论题材涉猎之广泛,华语乐坛填词人可以说无人能有可以出其右者。单就拿写给周杰伦的歌来说,涉及的题材有异域风情(布拉格广场、忍者等)历史穿越幻想(爱在西元前、乱舞春秋等)青春爱情(七里香、园游会等)中国风(娘子、东风破等)男女对唱(珊瑚海,屋顶等)意识流(反方向的钟等)战争反思(止战之殇、最后的战役等),至于写给其他歌手的歌我还没有一一列出。先强调一下,很多人把方文山=中国风,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固然与周杰伦合作的中国风的歌曲给方文山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大部分都质量绝佳,但实际上,在方文山写过的三百多首歌词中,中国风仅仅只有四十几首,方文山本人也说过“中国风不是我的全部”。说到方文山的歌词创作,先说方文山的特点1.强烈的电影画面效果。方文山特别善于运用意象以及蒙太奇手法,方文山自己也表示受电影影响很深:“电影是剪接的艺术,比如说今天有个人被杀了,一般人会直接写出来,而我就会运用电影的分镜头来写,月黑风高,一张不怀好意的脸,一把刀,一个黑影跳过墙,一摊血,我的歌词不那么平铺直叙,一句句地连结不是那么理所当然,我可以跳接,就像‘印第安老斑鸠,学会开人口,仙人掌怕羞,蜥蜴横着走’,没有必然性的联系,却有一种气氛在里面。”,通过意象的堆叠以及画面的拼接,使得歌词的时空和信息容量得到扩充,举个例子度金曲,《威廉古堡》可以说是对幻想世界中世纪荒凉古堡的常用意象信手拈来,“藤蔓植物”“伯爵的坟墓”“女巫”“黑猫”“水晶球”“教堂”“狼人”等等被安置在“城堡”这一中世纪的封闭环境中,画面意境全出,打败《家后》力奖最佳作词,再如《印第安老斑鸠》画面跳跃极大,空间交错,同时运用拟人写法,瞬间将人拉近灼热的非洲大沙漠里,慵懒,却又具有一点活泼生命气氛,《麦芽糖》充满收获季节快乐的欧洲田园风情亦是典型的例子,运用意识流手法的《反方向的钟》也令人印象深刻,灵气四溢,非常棒。2.超大范围的题材.这点在开头就已经提过,不过有一个没有提及的题材,也常常为别人忽略的,就是“怀旧思乡”+“亲恩”类,方文山在此类歌词上造诣极深,不仅将画面感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将浓烈的感情无声无息的融入进去,犹如一杯淡酒,在使人浸入半醉浅醉之间,比如写给南拳妈妈的《牡丹江》用弯弯的桥梁,美满的月光,青石板的老街,斑驳的砖墙,寥寥几笔刻画出牡丹江边古老的村庄模样,最后宕开一笔“到不了的都叫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远离家乡游子的无奈与思念的心情纤毫毕现,感人至深,与此相似的还有《上海1943》仿佛就徜徉在上世纪20年代左右的黑白电影中的老上海外滩上,还有近乡情怯的《娘子》都非常好。方文山最动情的作品莫过于1999年与周杰伦合作写给台湾闽南语天后江蕙的歌《落雨声》,伴随着轻敲大地的落雨声以及凄美的钢琴伴奏,将独自在外乡打拼的游子比作断翅的孤单鸟只,所有的痛苦只能一人承受,想要等到富裕后再回来好好孝敬母亲,但故乡的山和海岸景色都一直没有变化,母亲却已经不在人世,这时候的方文山还没有华丽的辞藻,字字朴实却句句击中人心,愁肠百结,肝肠寸断,一直是我认为写亲恩最好的歌。网上很多人总是认为方文山只是徒具漂亮的辞藻,好比是一件精美的瓷器,虽然漂亮但却冰冷没有感情,我不知道这首歌词会不会狠狠地打他们的脸。3.跟年轻人强大的感情共鸣。年轻人的共同点在于“叛逆”“热血”“天马行空”“恋爱”“忧郁”“游戏”“自尊”等等,方文山特别擅长捕捉年轻人的共鸣点,比如经典的《三年二班》,利用乒乓球这一形象,将中学男生所有的特点展示得淋漓尽致,不屑读书,爱耍帅,想女生,爱玩游戏,还表达了对应试教育和学校领导的批判,可以说唱出无数中学生内心的心声与疑问,方文山被诟病写歌没有情感,但我在听《一直很安静》的时候,听到“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一直不能有姓名”联想到林月如在仙一中的感情遭遇,不禁感慨万分,除此之外,《珊瑚海》的金句:海鸟和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将两个身份,性格等等各个方面相差万里的恋人比喻成海鸟和鱼,形象鲜明贴切,用一场意外来总结,也只能感叹造化弄人。除此以外,还有弘扬民族热血的《龙拳》《双截棍》,调侃三国《乱舞春秋》,棒喝崇洋媚外的《本草纲目》,游戏的《半兽人》等等,还有反战的《最后的战役》《止战之殇》,一个天才只有一个脑袋,方文山纵然写不出“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怕日出一到便彼此瓦解”的相爱却又不能时内心矛盾与纠结,但林夕肯定也写不出《双刀》这般民族血性和气魄的歌词4.灵活自如的押韵。文山对于韵脚的使用十分独特,他的押韵方式既不同于十三辙,有有别于十八韵,形成文山独有的“九韵”系统。他的歌词分为通篇押韵和分节押韵两种,通篇押韵适合较短的歌词,使其通顺整齐,分节押韵适用于长篇歌词,使歌词的韵律显得灵活多变。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胡同里有只猫》,通篇押ao韵(高,遭,好,堡,跑,淘,找,包,瞧,着,晓,聊,到,了,傲,掉)却丝毫不碍句子的顺畅与情感的表达。除了押韵之外,方文山还要求句式工整,两句相对,这就使得方文山的歌词有种错落有致的建筑美,再加上对韵脚的追求,使得歌词带有独特的节奏美。5.中国风歌词。方文山因为中国风歌词名扬四海,也因此为他带来了颇多非议,黑他的人说得最多的莫过于“堆砌辞藻”“毫无感情”,然而方文山作为中国风一派的发扬光大者,无论是贡献还是质量,都是毫无疑问的扛鼎人,《菊花台》的“愁莫渡江,秋心拆两半,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情景交融,功力简直突破天际。林夕的“中国风”歌词还是现代表达方式为主。当然,近几年文山的中国风水准下降的厉害,《红尘客栈》我还以为是古装偶像剧,不过《天涯过客》水平恢复明显,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情绪,浪迹天涯的漂泊浸透人心,“琴弦断了,缘尽了,你也走了。你是过客,温柔到这,沉默了”,有这一句金句,足够了。至于《青花瓷》能将中国古典词风与瓷器特征历史完美融合,描绘出女子如绣花针的纤细的心事和江南烟雨般婉转细腻心思的词,整个作词界除了方文山还有谁人能做到,《小小》写青梅竹马恋爱的分离之悲可谓绝唱。很多黑子说中国风歌词徒具美丽外表,没有可以深究的感情内涵,但是中国古典诗词,一般人又有多少人能直接感受到感情内涵呢?古典诗词的文法和当代区别可以说是相当大,在情感上理解的难度远大于现代,如果你不能理解“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送别友人的不舍之情,不能理解“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孤独,你又怎能理解“烟花易冷,人事易分”的世事无常的感慨,又怎能体会“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的记挂,送给黑子一句话“不是歌词水平差,是你无力欣赏罢”重点说一句,方文山对于词曲咬合方面做得非常完美,填词填词,歌词终究是为旋律服务,方文山对于旋律的起伏,爆发掌控得非常到位,文字与旋律严丝缝合,从未出现词音和曲调相冲突的现象,对于这一点,网上很多人都并不了解·不过方文山缺点也是相当明显,对于韵律的追求使得他常常为了押韵而凑字,显得不伦不类,比如“你从那头瞧这看月光下一轮美”明显意思不清,还有就是为了画面感拼凑意象,拼凑好了就是佳作例如《菊花台》,失败了就典型如《红尘客栈》,还有就是方文山歌词很喜欢用铺陈的手法,很容易营造出氛围,但是逻辑却比较散,缺乏一根线将它紧密联系起来,很多意象在逻辑层次都是平行的,缺少起伏感。林夕是我见过对文字运用最为精妙的人,不同于文山利用文字拍各种各样题材的电影(穿越,民国,历史,武术,古典等等),林夕则是用毕生功力写言情小说,但这部言情不是琼瑶,而是张恨水和张爱玲,写得百转千回,曲径幽香,愁肠百结,下笔心思婉转细腻犹如历经爱情的女人。他写追忆青春:如果再见不能红着脸,是否还能红着眼,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他写对追寻对象的渴望:“你我或者一样日夜寻对象,却朝夕妄想来日方长。”,写一夜露水情缘:“一刹那的意乱情迷,一辈子都难再寻觅,只怕无限春光来不及一览无遗。”写老去后的爱情观的变化:“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伴”等等,林夕一支笔写尽了男情女怨,不论是哪一种都能写得极尽曲折细腻,用词典雅却又不觉空洞,最简单的场景都能写得意味深长,耐人咀嚼。歌词不仅需要描绘场景和故事,更需要配合旋律,因此如何做到词曲咬合得天衣无缝,这就需要考虑到韵脚的问题。我在此前提到方文山对于韵脚的使用,林夕用韵堪称臻入化境,对于不同韵脚的使用可以说十分均匀,无论是假韵还是换韵都十分合理,对于韵脚的触觉敏感度,纵观华语乐坛我找不出第二个,哪怕是和林夕并称“两个伟文”的黄伟文,在这方面也比林夕差了一筹。除了写男女情爱,林夕当年在罗大佑音乐工厂帮罗大佑写了一系列关于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的歌词,从《皇后大道东》《亲亲表哥》到《飞车》《首都》《六月飞霜》到《逆苍生》《太平山下》等等,林夕对于通过各种标志性事物,来影射政府的政策和立场,以此表达自己的态度,比如《皇后大道东》的歌词:“这个正义朋友面善又友善-----指一国两制,因此批准马车一周跑两圈-----意思是可以继续资本主义生活,百姓也自然要门快过终点-----百姓为了预防当局政策大变准备移民,若做大国公民只须身有钱-----只要你有钱,移民出国不是什么难事,除此之外还有《亲亲表哥》的歌词,可以和《皇后大道东》联系在一起看,内涵非常值得玩味,林夕作为香港大学高材生,对于政治时局的把握是超乎常人的,尤其又有罗大佑的指导,再通过他鬼斧神工的比喻能力,和罗大佑一起打造了大量隐喻丰富又极具艺术水准的歌。但林夕的缺点在于他的母语是粤语,而非国语,所以他在填的国语歌词与旋律的契合度不高,唱起来比较拗口,尤其是作为一个金牌词人,经常会有歌手向林夕邀词,像潘玮柏《wuha》《快乐崇拜》《不得不爱》等等,这些快节奏的国语说唱歌词明显不是林夕擅长的领域,他只能将国语韵脚生硬的堆上去,导致了只有韵脚而无意象,比如《快乐崇拜》《不得不爱》都是押<ai>韵,词汇里全是诸如,等待、未来、崇拜、帅、乖,可谓是稀松平常至极,由林夕写的主歌歌词与潘玮柏的rap歌词明显相形见绌,《天下大同》作为《众生缘》的国语版,相同的立意题材无论是意象的深度准确性还是字句的绵密感都比不上粤语。再说李宗盛。与方文山林夕的瑰丽藻饰不同,李宗盛的歌词几乎都是大白话,你几乎见不到李宗盛用拗口、深僻的书面词语,但却同样句句戳你心窝。一般人的文字功夫是由简入繁再入简,李宗盛却不,他一直都是犹如说话一般的口气,没有什么高超的比喻,没有惊艳的文字手法,他的歌词魅力就在于他的人生智慧与经验,林夕的歌词之所以回味无穷有一部分要归功于他高超的文字技巧,但李宗盛的歌词却超脱了文字本身击中你的灵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就技巧而言,李宗盛不如林夕,从境界上来说,我认为李宗盛比林夕要更高一筹。罗大佑与李宗盛作为华语乐坛的两位大师,时常被人们拿来比较,罗大佑唱的是社会精英的思维高度,李宗盛写的是岁月赋予的心灵深度。罗大佑说“在李宗盛的作品里,男人真正像个男人,女人也真正像个女人。”没有哪一个词作者比李宗盛更懂痴男怨女的内心,包括林夕黄伟文。李宗盛写歌词有一个特点,前一句或者几句看上去平平无奇,却因为接下来一句让整体熠熠生辉,比如《明明白白我的心》陈椒华第一句:星光灿烂风儿轻,看上去只是单纯的描述夜景,比喻和文字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紧接下来一句:最是寂寞女儿心,这一下小女儿的心思全出了,灿烂的星光,轻柔的晚风是静谧的夏夜,内心应当是小小的快乐,是不敢说给旁人听的甜蜜小心思,是乐景,但女儿家的心思啊却捉摸不定,反而满心的寂寞,再美好的夜景无爱人相伴,也失却了颜色,有起伏有色彩有对比有转折,更是将小女儿的心思展示得细腻入微,再比如《生命中的精灵》:关于爱情的路啊我们都曾经走过,关于爱情的歌啊我们已听得太多,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前面两句都是以“我们”为主体,第三句陡然转为客体,旁人“他们”为主体,爱情永远不会如人们预期一样发展,它只独属于爱人两人之间的事,只有当事人才了解。李宗盛是一个历经世事的大叔,他的口吻既是感慨自己,也是寄语给年轻人,他永远在和听者谈爱情,谈家庭,谈青春,谈回忆,谈琐事,每个人都能在他的歌词里找到自己的影子,无论你是青年或者而立甚至不惑,他在《亡命之徒》中写道“嘿,小子!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也曾经以不同的面貌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因为那些你们经历过的,他也早已经历。他在《凡人歌》里洞察人情: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他在《夜太黑》里从女人的角度揣摩男人的心思:男人久不见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他在《鬼迷心窍》里写男人对女人爱慕: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他在《阴天》写热恋的褪去: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他在《希望》里写自己对女儿的感情:她们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虽然我总是身在远方,我生命里美好的一切愿与她们分享。”纵览李宗盛的歌词,仅仅就技巧而言,用的最多的是对比衬托,客体与客体的对比,人心与环境的对比,人与物的对比,他的歌词充满了对于爱情,事业,青春,苦难等等的辩证思考,逻辑严密,感情饱满,让你觉得,每首歌都在写你自己,平心而论,李宗盛的歌词虽然一直很走心,但那时的心境和技巧还未磨练至如今的地方,所以前期的歌词虽然很多神来之笔,但也有不少看起来就是口水情话,《生命中的精灵》如果没有副歌歌词的神来之笔,单看主歌部分:“你是我生命中的精灵,你知道我所有的心情,是你将我从梦中叫醒再一次再一次给我开放的心灵。”如果不告诉你这是李宗盛写的,敢说这歌词水准有多高吗?但到了如今,李宗盛已然进入了返璞归真之境。2010年他写出了回顾生命之作《给自己的歌》,可以说字字见血,金句集锦,它讲人生匆匆,想得却不可得,它讲爱恨汹涌,无法阻挡,它讲回忆如烟,爱人分合,最后他终于屈服于岁月和命运,只想弄懂到底留下与失去了什么:“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岁月你别催,走远的我不追,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2010年对人生的回顾与总结,终于在2014年形成了如弯弯大河一般波澜壮阔的人生与展望,嬉皮笑脸地面对人生的难:“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向情爱的挑逗,命运的左右,不自量力地还手,直至死方休。”若把三人比作侠客,方文山精通各个门派武功,招式华丽,繁复多变,也杀敌致胜,但有不少花架子,林夕只会一两个顶级门派的武功,但是能将有限的招数使得繁花似锦,招式华丽绵密,衔接行云流水无一废功,而李宗盛只会那么一招,却是大巧若拙,每一次出手都正中你要害。李宗盛、方文山、林夕都是顶级的词人,李宗盛胜在用大白话写出对生活的感悟与智慧,林夕胜在将细腻的情感融于出神入化的文字运用中,方文山胜在题材万变与天马行空的想法以及深厚的古典诗词功底,但缺点是在走心方面(主要指爱情方面)大部分只能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感情表达方式不多。若执意要分高下的话,我认为整体林夕>李宗盛>方文山,现在李宗盛>林夕>方文山,李宗盛和林夕都是标杆级的大师,方文山也是一个标杆,对词坛的改革创新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限于阅历与水平,只能称为有“大师”级贡献的鬼才,但也并非姚若龙、施人诚、易家扬、林秋离等人可比,阿信、张悬、陈粒、宋冬野等虽然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很多歌词也都具有相当水准(比如阿信的《如烟》堪称神品,不逊色于李林方的任何作品),但由于各自的局限性,都还未达到这三人的高度华语乐坛有此三人,听者何其幸运

    上一篇:对于刚入门的戏剧爱好者来说有哪些戏值得推荐
    下一篇:股票分析师如果都像他们说的那样的神分析那他们就靠炒股赚钱闷声发财就行了干嘛讲出来呢
    copyright◎2008 上海嘉信通讯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